00 00 00:00:00 周几

国之重器要“以我为主”

科技 2022-07-31 11:06:49
5阅读

本文转自:常州日报

□姜小莉 吴逸

“大星光相射,小星闹若沸”,千年前,大文豪苏东坡观星有感,挥笔写下这首诗;千年后,一位苏氏后人以观星为乐,以天文为业,因其在天文事业上的杰出贡献,还获得了以自己名字命名一颗小行星的荣誉,他就是常州籍中国科学院院士苏定强。

作为杰出的天文学家,苏定强参与了我国多个天文望远镜和仪器的研制,在光学系统设计、天文望远镜研制等多个方面提出了一系列独创性概念和方法,为中国乃至国际天文事业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

“热爱+钻研”才能通向科学的远方

已是耄耋之年的苏定强,与天文的缘分还要从他的中学时期说起。

当时,在上海读书的苏定强通过学习,在浩瀚星空中找到了北极星。这件事激发了他对天文学的强烈兴趣。为了仰望星空,他自制了一架望远镜。当从望远镜中看到月球环形山那一刻,他坚定了往天文方向发展的信念。1955年,苏定强进入南大天文系就读,走上了天文之路。他思想活跃,对真理的探索充满了激情,取得了丰硕的学术成果——

在大望远镜光学系统的研究中,他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折轴系统和透棱镜改正器,有效改善了望远镜的像质;

他提出了主动变形镜的思想,使一些传统上不能实现的系统得以实现,是中国大科学工程“郭守敬望远镜”和“中国天眼”技术上最主要的创新思想;

他领导研制出我国第一个Lyot双折射滤光器、第一个主动光学实验系统。目前,我国已成为世界上研制双折射滤光器水平最高的国家。

2000年,苏定强、崔向群、王亚男等与世界同步,开展研究并提出了30—100米中国未来极大望远镜方案。

“我要强调的是,爱好和向往产生的是对科学的感情,要成为真正的科学家,需要系统的学习和钻研。如果不在深度上花苦功,那是没法走向科学的远方的。”苏定强说。

天文设备研制应“以我为主”

2012年4月28日,苏定强以《中国天文大设备研制应“以我为主”——再谈“中国巨型望远镜路在何方”》为题,在《中国科学报》上撰文,表达自己对高技术领域创新的看法。他认为,创新是有没有能力研制大设备的重要标志。

“正因为中国掌握了航天技术,我们才有了发展空间天文学的基础。我国要建空间站,一批重要的天文设备就有希望装在上面。这篇文章针对的主要是地面光学红外大设备,对射电和空间天文设备的发展,我的看法也应当是‘以我为主’。”苏定强说。

文中,他旗帜鲜明地提出,“以我为主”才能确保我国天文事业的独立自主性,只有将技术、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我们的天文事业才能蓬勃发展。同时,“以我为主”也不是固步自封,他赞同要在“以我为主”的前提下谋求国际合作。

十年前“以我为主”开放式创新的观点,在今天听来依旧铿锵有力。这也与常州坚持“自主创新”、倾力打造长三角创新中轴的理念和举措不谋而合。“任何一个有自尊心的国家和有自尊心的科学家都应当有与先进竞争的雄心”,苏定强院士掷地有声的这一句,在秉持“勇争一流,耻为二手”精神的常州人听来是多么熟悉。

关爱学子心系家乡教育发展

抬头仰望星空,俯身关怀学子,苏定强院士一直关心人才培养和青年成长。

他在南京大学设立了助学金,帮助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并对他们提出三点希望:一是希望他们努力学习,将来做一个对人类、对国家有益的人;二是希望他们将来经济条件好转了,也能够资助贫困的人;三是希望他们善待动物。

苏定强院士对常州的年轻学子、教育工作者也十分关心。2009年常州市第四届学术活动月期间,他受邀来常讲学,和常州学子交流心得。

2020年,薛家镇召开教育高质量发展大会前,时任薛家镇党委书记的徐俊听闻祖籍常州的苏院士十分关心教育,专程前往南京拜访。徐俊回忆:“我是专门向苏院士请教对发展大会的意见和看法。老人十分关心常州,我向他介绍了新北区和薛家镇近几年的教育发展情况。”徐俊还向苏定强院士介绍了薛家镇重建临平书院的过程,苏院士对薛家镇崇文重教的理念十分赞赏。

薛家镇召开教育高质量发展大会时,苏定强院士和夫人还特地为大会送来书信祝福:“你们重视教育,这是非常正确的。我们寄上一个笔记本电脑,请赠给一位教师,以表达我们对你们重视教育的赞同、对教师这个崇高职业的尊重、也是对你们教育高质量发展大会的祝贺。”

无论在学术上还是精神境界上,院士都是让人高山仰止的一群人。“一台大型望远镜,参加研究和制造的有近百人。每一次成功,都是集体的功劳。”在采访中,苏定强反复关照记者不要拔高他个人。他如苍穹中的“苏定强星”一样,在一片繁星中为科学真理而闪耀。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