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00 00:00:00 周几

《星汉灿烂》程少商:只有看到更大的世界,才能走出自我

娱乐 2022-07-31 11:06:23
4阅读

相比《星汉灿烂》里弹幕里的一片骂声,我对萧元漪并没有那么多的愤怒。

毕竟,当板子没有打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我们都能站在相对理智的角度看待问题——

当年,萧元漪抛下女儿,一则是因为战事紧急,二则是因为牵扯到了程老夫人,在那个“百善孝为先”的年代,根本容不得他们反驳。

诚然,这些年来,萧元漪的确亏待了程少商,但是行军打仗这件事,本就居无定所,把女儿带在身边,多少有些不方便。

但是,对于萧元漪回家之后,对程少商的态度,我倒是很能理解,对大部分父母来说,都希望自己的女儿像程姎一样知书识礼,看到程少商打字不是一个还总是惹祸,我相信没几个父母会不着急。

我甚至觉得,换作我们自己站在萧元漪的位置上,未必就会比萧元漪做得好。

同理,对于程少商的怨怼,我同样能够理解——

这些年来,程少商总是被自己的二婶欺负,被自己的祖母针对,就连做梦,她都在想着要是父母在身边,自己的日子就会好过得多。

可是等到父母回来之后,她不仅没有感受到父母温情,还经常被母亲责骂,再加上萧元漪不能公平对待自己和程姎,自然也就认定母亲不喜欢自己。

女儿很期待来自母亲的温暖,母亲对女儿寄予厚望,可是因为娘俩都不能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又从来没有坐下来好好沟通,明明亲生母女,却搞得还不如后妈养女。

木桥事件之后,母女俩彻底决裂,程少商跟着三叔程止一起去了外地。

电视剧《星汉灿烂》截图

只是,我们谁都想不到,这一趟旅程,虽然未必能促进萧元漪和程少商的和解,却也帮助程少商看到了更大的世界,走出了曾经狭小的自我。

程少商很聪明,但是此前她的聪明,终究只是小聪明,顶多不过是跟家人斗斗心机,在程家府里谋得一席之地,仅此而已。

当然,这也不能怪程少商,此前十几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活下来,她的“敌人”也只是家里的“长辈”,加之这些年来二婶一直想要把她养废,又怎会引导她看到更大的世界。

说句找骂的话,如果不是娘俩爆发矛盾,任由程少商继续在府里长下去,就算能被萧元漪逼着读几页书,也顶多不过长成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金丝雀。

而且,按照程少商的性子,根本不甘心成为这样的金丝雀。不然的话,她就不是程少商,而是另一个程姎了。

离家的时候,程少商虽然有不舍,有遗憾(她一直在等待萧元漪出现,可是萧元漪一直躲在暗处看着女儿,却始终未曾露面),但是更多的,却是向往。

因为从此之后,她便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从此再无约束。虽然没有了亲情陪伴,但是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却是她一直都期待的。

无论萧元漪还是程少商,还是程家的其他人,都万万没想到,说好的思过之旅,不仅不太平,还充满了血雨腥风。

如果不是程少商是女主角,自带光环的话,很可能还没等他们走到目的地,就已经丢掉了性命。

电视剧《星汉灿烂》截图

此前,程少商就已经预测过,将有战事发生。

在去往骅县之前,程止非要绕道拜望故人,遥遥相望城门,却发现城门紧闭,门前不仅没有民人,连个卫卒都不在,完全是战事吃紧的征兆。

程止唯恐故人出事,决定带着家丁前去探查,至于其余人则留下护卫女眷。

可是程止万万没想到,在他离开不久,程少商他们就遇到了埋伏,虽然萧元漪把一众武婢都派给了他们,但是跟训练有素的盗贼相比,他们很快就败下阵了。

幸好程少商虽然读书不着调,但是在其他方面颇有天赋,她果断地做出决定,将一辆安车中的行李大箱尽数推下,轻车简行继续前行,还根据记忆里的堪舆图寻到空置猎屋,并且利用这里的工具做好防御。

虽然他们做了很充分的准备,击退了盗匪,但是为首之人还是掠走了阿妙(后来阿妙死在了盗匪手上)。

因为这件事,程少商第一次真正地开始反思自己,真切意识到自己生死一线,身边的人也会随时没命。

终归是女主,虽然有些悲伤,但是等到冷静下来之后,她马上根据劫匪们的表现,联想到凌不疑曾经说过的军械案,认定这伙人实则是蜀地叛军。

此时的程少商,虽然还不足以独当一面,跟男主一样心怀天下,但是能够有这样大的进步,她早就超越了曾经的自我,因为此时的她,已经开始关注身边的其他人,对于以前的程少商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电视剧《星汉灿烂》截图

当然,程少商真正的成长,还是在进入骅县之后。

随着车辙从血水中碾过,城门缓缓洞开,映入眼帘的死伤无数、哀鸿遍野,以及叛军所烧毁的房屋,流离失所的百姓,无一不触动了程少商。

城外已经够凄惨了,却不想城内的场景还要惨得多——有人因此身负重伤,有人因此失去亲人,乌云之下已然层层悲凉,纵然是程家兄弟也都为之震惊。

听说程老县令不顾花甲之年,依然还要义无反顾地出城犯险,甚至以全家性命作诱饵,为大家争取了时间,却只留下了一个孤女,程少商很是不解。毕竟,有那么多守城门的将士,就算最终不守,皇上也不会责怪他们。

因为这件事,桑舜华跟程少商有过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话。

“圣上不会责怪,可骅县的百姓就在城中……若没这份全家就义迎敌的志气,又有何面目做一城父母官?”

“生逢乱世,有能者当当仁不让。”

对于三叔们的这番话,程少商未必能听懂,但是通过这件事,她还是有所触动的,所以她才会去看望了程老县令留下的孤女,也才会鼓励城中百姓不要轻言放弃,要好好珍惜程老县令用生命为他们争来的活命机会。

这样的话,此前桑舜华也曾经跟程少商说过——生逢乱世,人命当如草芥,护一人为自身,护百人为乡亲,护住万人才是天下。

只是很可惜,当时程少商还陷在失去阿妙的痛苦里,并不能完全理解桑舜华的这番教诲。就跟现在的她,依旧不能接受母亲把自己留在家里的举动一样。

电视剧《星汉灿烂》截图

本以为经过这件事之后,程少商和萧元漪可以早点和解,却不想因为楼垚提亲的事情,母女俩再次爆发了激烈矛盾。

(坦言之,对于母女和解这件事,我已经不抱太大期望了——虽然程少商和萧元漪矛盾重重,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件事,那就是他们娘俩一样倔,只要是自己认定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做,就算头破血流也不在乎。)

但是有一点却是肯定的,那就是走了这一遭之后,看过了真正的人间疾苦之后,她已经不再局限于自己的小世界,她开始关注身边人,关注跟自己没有关系的普通百姓。

这样的程少商,虽然还没有真正成长起来,但是迈出了这样的第一步,就已经是好的开始了。

等到程少商真正成长起来之后,也许她依旧不能接受母亲对自己造成的伤害,但是她肯定能理解母亲当年的做法,因为那时候她会明白,在个人亲情之上,还有家国大义。

到了那时候,母女之间是否和解又有什么关系呢?

毕竟,对于大部分父母来说,只要自己的孩子过得好就够了,至于孩子跟自己亲不亲,他们并没有那么在乎。

很多时候,我们都困在自己的世界里,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一切,可是等我们走出自我之后,才会发现,这个世界远比我们想象得大,看过了更大的世界之后,我们的眼界就会更宽广,我们的格局也会更大。

所以,才有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名言,才有了“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的诗句。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