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00 00:00:00 周几

90后云南女村医眼中的乡村振兴:边境乡卫生院有了智慧大脑

头条 2022-05-05 17:09:10
4阅读

本文转自:云南网

5月的云南沧源山区,最高气温已经超过了30度,刚刚结束一上午下村就诊工作的熊义飞回到卫生院时,汗水已经打湿了她的衣裳。但她顾不上休息,匆忙咽下几口饭,又立刻开始准备下午在卫生院的接诊工作,“下午有几个复诊的病人要来,他们下山一趟不容易,我得早点准备好。”

这是一位90后的云南姑娘,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出大山后,她又选择在毕业后去到更偏远的农村——云南省临沧市沧源县班洪乡。学医八年,初心不改,一个小姑娘凭着一股韧劲儿,成为村民们都信赖的乡村医生。

在五四青年节来临之际,熊义飞说,成为一名乡村医生,为村民排忧解难、守护一方村落的健康,就是她作为青年最大的初心与使命。

“‘熊医生’三个字让我感受到了医者的重量”

入学时,熊义飞将基层服务地点选择在临沧市沧源县。2013年暑假,为了早一点熟悉当地的医疗环境,熊义飞来到临沧市沧源县人民医院见习。

到了沧源县,眼前的一切却给熊义飞泼了一盆“凉水”,“我想到了要去的地方会很穷,但没想到会这么穷。”熊义飞说。

沧源县地处西南边陲,是全国最大的佤族聚居县。由于山高水阻、交通闭塞等原因,这里曾被列为国家级贫困县。

2020年9月,完成学校五年的全科医学培养和三甲医院三年“规培”后,熊义飞来到沧源县班洪乡的卫生院,这里是沧源县的边境乡,与缅甸接壤。当她再次来到这里,沧源县已经脱贫摘帽,环境也大变样了,土路变成了公路,村民出行也方便多了。

作为一个90后女孩子,熊义飞也很爱漂亮。熊义飞说,刚开始下村出诊时,她常常穿着好看的裙子,但班洪乡雨水多,村里有的土路一下过雨后变得泥泞,行走不便,于是她收起了漂亮裙子,和村民一样穿上轻便的衣服和胶鞋穿行在田野间。

一天晚上,休息中的熊义飞接到一位村民的电话,这位50多岁的村民是熊义飞之前接诊过的患者,电话中村民说自己被摩托车铁皮刮伤后的伤口再次出现炎症。二话没说,熊义飞立马带着药箱去到村民家中,为患者换药并包扎。这位患者康复后,特意给熊义飞送来了自家种的水果、坚果,虽然熊义飞没收,但她很是感动,“这里的村民真的很淳朴,我作为医生为病人服务是职责所在,但他们真的把我当家人一样对待。”

一来二往,熊义飞迅速和村民们都熟悉了起来,她还学会了几句佤语。村里人也都很喜欢这位新来的90后村医,每次去村里出诊,村民们都会热情地同她打招呼,“‘熊医生’三个字让我感受到了作为医者的重量,也让我这个异乡人感到温暖。”熊义飞说。

“医疗体系数字化推动乡村振兴发展”

在乡村卫生院工作了一年半时间,熊义飞深切感受到了基层医疗单位的巨大变化。

2020年我国实现全面脱贫以后,乡村振兴成为今后长期的重要任务,乡村振兴的首要保障目标之一就是乡村公共医疗服务体系建设,推动乡村数字化医疗体系建立与完善。作为乡村公共医疗服务体系的一员,熊义飞感受到了国家对于乡村振兴的大力投入。

去年夏天,一位30多岁的佤族妇女来到卫生院看病,病症是时而感到疲惫无力、胸闷气短。在询问病史及查体后,熊义飞也犯了难。按照诊断规范,熊义飞将患者的症状等信息记录进电脑系统中,这时系统弹出了诊断建议——考虑“病毒性心肌炎”等可能性,建议血清抗体、心电图等检查。

发现这个线索后,熊义飞再次仔细询问患者病史,原来患者1周前有呕吐、腹泻情况,熊义飞为病人做了血液、心电图及X光等检查,最终临床诊断为病毒性心肌炎并对病人进行了及时的治疗。“那一刻真的很有成就感。”熊义飞说。

熊义飞成就感的背后,也是基层医疗体系数字化建设的一个缩影。在过去,医疗系统没有搭建数字化体系,为病人诊断时往往依赖医生的个人经验和判断,在医疗设施不够先进的农村地区,准确诊断的难度无疑更大。

国家实施乡村振兴以来,为推进国家乡村数字化医疗体系建立,“智医助理”开始在西藏、宁夏、内蒙古、青海、新疆等省份200余个区县基层医疗机构试点。2021年,云南省联合科大讯飞大力推进“智医助理”健康扶贫项目,先后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临沧市等云南边远山区建设“智医助理”人工智能辅助诊断系统,助力实现基层医疗一体化、信息化、智慧化。

熊义飞所在的沧源县班洪乡卫生院是临沧市第一批尝到智慧医疗甜头的基层医院。对于熊义飞和她的同事们来说,“智医助理”给他们的工作带来了很大帮助,熊义飞介绍道:“在基层卫生院,写规范病例是个难点,而这套系统可以通过简单按键形成规范化的病例,对于分级诊疗、病患管理都很重要。同时智能系统也能对病症和用药给出建议,降低了漏诊误诊率和用药安全。”

除此之外,“智医助理”还是一个丰富的知识库,“做医生就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在实际的工作中可能会遇到很多之前没有见过的问题,用这个系统可以随时搜疾病、症状、药品等,能帮助我们不断汲取新的专业知识,再将其应用到工作中去。”熊义飞说。

如今,熊义飞已经把沧源县当成了家,“我们免费医学生到基层服务是有一个服务期的,期满后可以自己选择其他的发展机会,但我决定期满后也要留在这里,继续做一名乡村医生。”在熊义飞看来,大城市里资源好、不缺人才,但在乡村里,老百姓信任她,也需要她,“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奶奶是我成为医生的动力,如今,我要传承好她的事业,为乡村的基础医疗卫生事业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我觉得这是我的光荣。”熊义飞笑着说。(赵岗)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