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00 00:00:00 周几

超高压输电线路上的“舞者”专访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带电作业工王进

头条 2022-05-03 09:05:03
4阅读

本文转自:中工网

超高压输电线路上的“舞者”专访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带电作业工王进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原标题:面对面丨超高压输电线路上的“舞者” 专访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带电作业工王进

五一前夕,国家电网山东超高压公司开展500千伏长龙线检修工作,输检中心带电作业班副班长王进在现场对检修工作进行督导检查。作为特高压带电检修工,王进是完成녦0kV直流输电线路带电作业的世界第一人,作为创新团队领头人,他还是国家科学进步二等奖获得者。

超高压带电操作中最危险的环节

王进取得的成就和荣誉,全部来自电力检修中最艰难也最危险的环节——带电检修高压超高压乃至特高压输电线路。

高压线路,尤其是超高压和特高压输电线路,是一个地区的电力输送大动脉。线路常年在外风吹雨淋日晒冰冻,难免会有零部件老化损坏。但如果动辄断电维修,就会对大范围的居民生活和企业生产造成影响。因此,在电力保障领域,就有了带电检修这样一种高危工种。

王进:带电作业最危险的就是触摸导线的一瞬间,我们触摸导线的一瞬间导线电压比屏蔽服电压高很多,它有一个放电的过程。我们第一次正儿八经摸电的时候是50万伏,教练说你去摸一下,不去,后来发现必须去的时候,真的在手指尖距离导线20厘米的时候是有放电的,你能看到清晰的一个蓝色电伏打到手,抓的那一刹那刺痛特别严重,类似于针扎,但比针扎疼得多。

2001年,王进和另外六个基本功扎实的工人,被从一百多名从事线路专业的人员中抽调出来,组成了当时的山东电力集团公司超高压公司的带电检修班。他们身着屏蔽服,爬上高高的铁塔,脚踏手扶导线,随时维护着高压线路的安全畅通。

王进:我们的铁塔都比较高,20年前干的时候一般是36米,按居民楼来算是13层楼,现在山东最高的是215米,是70层楼高,我们身上的衣服是带电的,带50万伏到100万伏电压。

记者:屏蔽服是带电的,它为什么要带电?

王进:其实就是一个法拉第笼原理,保障我们屏蔽服相当于一个笼子,罩住我们的人,而这个笼子的电阻特别特别小,电只走它,而不走我们人体来保证我们的安全,如果我们的屏蔽服出现了破损我们反而会危险。

高空中的发明家

当时,500千伏屏蔽服的面部是裸露在外的,带电作业中,面部会有不适感。但正是这种不适感,驱动王进开始发明创造。

王进:等电位作业相当于人站在或坐在强电磁场中心,面部裸露部分会有三种感受,蛛网、针刺和电风,蛛网就是面部好像落一个蜘蛛网但是你抓不掉。针刺就是针扎,最后一个是电风,强电磁场中心的电荷集中在你的汗毛上,随着电场的波动而波动,就类似于感觉有风,实际可能没有风。我跟我们老师傅老班长提出了疑义,我说咱能想想办法弄一下,实在不舒服,这种情况下我们拿了旧摩托车头盔不断改造,拿屏蔽服同等面料整个包裹之后,前面加了铁丝网改造成了面罩,后来发现相当好用,在我们内部来说推广相当好。

从500千伏屏蔽服的面罩开始,王进带领他的团队,又先后发明创造出走线手套、防扭间隔专用扳手、改进型接地线、快速连接绝缘杆等等,这些发明创造显著提高了带电检修的作业效率。有人把带电作业形容为“高空舞者”,但他们的每一次作业,分分秒秒都是在穿梭生命禁区。

王进:好多创新真的就是为了安全高效完成工作,我怎么更快完活,干完下来这就是我们真正的梦想。夏天带电作业,500千伏戴上帽子基本类似全封闭,山东一般三十七八度,全封闭套那儿人不用动就一身汗,爬到铁塔上我们基本上都会中暑。我曾经非常严重地在导线上严重中暑晕那儿了,一个工人带着工器具或者带着传递绳晕在导线上谁都救不了你。冬天零下十度二十度到了上百米高空,我们有规定屏蔽服外面不准穿任何衣服的,因为放电把衣服会点着,屏蔽服里面衣服不可能穿太多,因为我们500千伏一把是四根,任何两根子导线之间距离只有40厘米,你穿多了钻不进去,所以只能冻着干,不创新都不行,真的想快点把活干完赶紧下来,而且高空很危险,尽量在高空时间越短越好。

带电作业世界第一人

2010年,西起宁夏灵武,东到山东青岛的银东线即将建成投入运营。这是世界上首条녦0千伏超高压直流输电线路,每天可将近1亿度电送至山东用电负荷中心,占山东“外电入鲁”的40%,也被称为“不能停电的线路”。但这也意味着王进他们的带电检修面临着一个新的高度和挑战——此前的各种高压线路带电检修,国际上已有经过验证的成熟的安全防护标准和规定。但녦0千伏超高压线路带电检修,世界上还无先例,也没有任何经验可循。

王进:我们接到消息,想的就是怎么去带电作业,不是我一个人想法,是我们整个团队整个班组都是这个想法,当时很挠心,真的线路建好了我们干不了怎么办?带电班干不了带电作业,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要想对녦0千伏超高压直流输电线路进行带电检修,首先要找到它的最小安全距离,这是一切操作的基础。最小安全距离,指的是带电检修人员身体各部位,包括手持工具与不同电位任何部件之间所需保持的最小空气距离。如果超过了这个最小距离,即使带电作业人员穿着屏蔽服,也会被强大的电流击穿。

王进:当时借助公司力量在北京进行了各种实验,当时有一个最小安全距离实验,当时做实验的时候把一个假人穿上屏蔽服按照真人比例来实验,里面放块肉,当时一次次实验一次次测底,突破底线去测量,当时有一次我们导线660千伏的电打到屏蔽服上穿透了,肉直接就糊了,可以想象如果那是我们工人的话,这个人就没了。当时我们也是揪心了很久,但还是咬牙坚持下来。

找到最小安全距离只是第一步,在녦0千伏超高压直流输电线路上带电作业,还需要对以前的各种维修工具进行重新设计,因为原来的工具不能适应超高压电压和导线重量的冲击。

以卡具为例,原先使用的材质是铝合金,但其拉力根本承受不住녦0千伏超高压直流输电线路导线的重量。怎么办?难题摆在了王进他们面前。

王进:当时我徒弟年轻人提出为什么不用最好的材料,当时能想到的是航空航天,航天材料钛合金,当时找的军工厂家帮忙给定制,用钛合金定制的工具进行专业拉力实验,即使用了钛合金都曾经发生过把工器具拉坏的现象,没办法,再局部地进行删减增加,一次次计算一次次更改才完成,历时用了将近一年。

经过一年的反复实验和检测,王进和团队终于为银东线的带电检修做好了充足的准备。2011年2月,녦0千伏银东线正式投运。同年10月,银东线山东德州段发生销钉脱落故障需要开展带电作业。第一次真正直面正负660千伏超高压直流强电场,生死未卜,王进决定自己上。

机会总是更加青睐有准备的人,2011年10月17日,王进用了不到1个小时成功完成检修。比起停电检修,此次带电检修为社会节省的电量达到了1000万千瓦时,避免经济损失500多万元。王进也成为在녦0千伏超高压直流输电线路上带电检修的世界第一人。

登上国家科技进步最高领奖台的工人

安全,不仅需要每次作业时的谨慎与果敢,也需要日常的创新和钻研。王进和他的伙伴们——一群一线的电力工人,成功确定了녦0千伏直流输电线路带电作业最小安全距离,明确了녦0千伏直流线路带电作业安全防护指标及措施,编制完成首个《녦0千伏直流输电线路带电作业技术导则》,填补了世界范围内的技术空白。

凭借“녦0千伏直流架空输电线路带电作业技术和工器具创新及应用”成果,2015年1月9日,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王进作为工人创新的优秀代表,登上国家科技进步最高领奖台,和很多大科学家同台领奖,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王进:当时答辩也好,后来跟别人介绍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以工人的身份介绍我们工作方法多么先进我们工器具多么先进,专家说你们工人制定的标准通行世界,是中国的标准,是高大上的,我们很幸运地把接地气跟高大上结合在一起。

2012年,王进劳模创新工作室成立,他把那些热爱创新的工友聚到一起,投身到超特高压输电线路带电作业专业的攻坚克难中,更多的创新和发明专利不断地涌现出来。如今,王进的徒弟们已经成长起来,开始挑起大梁。

记者:很多情况你徒弟去就行了,什么情况下遇到了疑难杂症,需要你现在亲自去维修的?

王进:非常抱歉,我们团队的年轻人真的很给力,最近两年没有发现需要我亲自处理的事情,我们全摆平。真的现在年轻人成长速度很快,他们直接搭建平台,直接引入无人机引入摄像头,现在做的和我们想的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二十年前,我刚干这份工作的时候很害怕,觉得很苦很累,但是我必须好好干,因为那是饭碗,要养家糊口。但是我们现在整个团队都很骄傲的,虽然整个社会基本上没有人知道我们这群人在干什么,但是看到整个晚上灯火辉煌,看到北京的华灯,那就是我们那种骄傲。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