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00 00:00:00 周几

《风起陇西》中的“烛龙”,究竟是谁在谋划?

娱乐 2022-05-03 09:04:23
3阅读

曹魏谋划的青萍计划,是让人潜入蜀汉军技司盗取弩机图纸。这弩机有“元戎”和“蜀都”两种,前者一次可以齐射十支弩箭,可拆卸为十二个部件,很适合单兵携带;后者至少要三个人才能挪动,即便加上牲畜的力量,也要两个人带住弩机的两侧才行。

战场上,曹魏吃过蜀汉弩机的亏,这是火力和频率都很密集的弩箭射击,即便蜀军的弩手只有一百多名,射出的弩箭却可以多达几千支,一波波吞噬魏军的生命。曹魏的将军王双和张郃,最终丧命于此。

弩机相关图纸有三份,一份在军技司,一份在军械坊总务,还有一份在诸葛亮的丞相府,图纸的保管和守卫是独立的两套系统,调阅图纸需要办理繁琐的手续。

蜀汉的情报机关取名司闻曹,东吴的叫秘府。

风起

曹魏的情报职能由中书省直辖的数名间军司马负责,郭淮是魏军在陇西地区的最高将领,他年轻时曾在夏侯渊麾下任职中层军官,此人不苟言笑,作风严谨。郭淮告诉侄子郭刚,只要观察就足够了,不要去替别人下结论。因为定论会导致偏见,将遮蔽掉许多有用的线索。个人的偏见,是敌国间谍赖以生存的基础。

五仙道的大祭酒黄预奉命执行青萍计划,他派糜冲(实际是陈恭)乘朱雀拼死一搏,盗取图纸后从总成部的后面跳崖,将图纸传递给将在那里现身的烛龙。

风起

陈恭疑惑,届时蜀军将对他们形成包围,即便烛龙拿到图纸,他怎么脱身并将图纸带给曹魏呢?

黄预转移话题,这说明黄大祭酒还不信任糜冲,在发现圣姑是署谍之后,黄预给她吃下“神仙丹”,还有意以圣姑为饵,再试探一下糜冲。

风起

结果,打入五仙道高层已经三年时间的翟悦再也回不去了,这让陈恭和荀诩都很伤心,前者失去了爱妻,后者永远失去了妹妹。

风起

而且妹妹告诉过哥哥,想回家了;哥哥让妹妹再坚持一下,却不知将阴阳两隔。

风起

天水间军司司马糜冲已经死于陈恭之手,陈恭冒用了糜冲的身份来到五仙道。

风起

郭刚是雍州刺史郭淮的侄子,负责彻查署谍白帝,当他知晓陈恭就是白帝,为时已晚,他失职被军士带走了。

紫烟阁的乐姬柳莹是魏谍,她与高堂秉也在谈论青萍计划。

风起

高堂秉,姓高堂,名秉,是蜀汉司闻曹第一格斗高手,曾经拜华佗弟子吴普为师父,擅长使用五禽戏。在受命杀死李邈之时,高堂秉亮明身份,说自己就是烛龙,

风起

真正的胜利属于他们大魏国。

风起

观众知道,反派通常死于话多,高堂秉明明可以继续低调潜伏起来,还没人能拿出证据识破他的身份,为何自己要说出来、多此一嘴呢?

不知不觉《风起陇西》已经剧情过半,在这正当半场的时候,让一直悬疑的“烛龙“现身,将谍战气氛烘托起来,倒也恰到好处。要知道,烛龙身后,还有更大的悬疑和布局,青萍计划的执行将带来什么变数?高堂秉会是双面间谍吗?冯膺这位司闻曹的创始人,仅仅为了自保就出卖杨义并且投靠李严了吗?李严与诸葛亮有什么过结,谁又在将计就计呢?

风起

原著小说中的中都护属参军狐忠是“烛龙”,狐忠从司闻曹被调往李严身边,是诸葛丞相亲手操办的,在调令上官府印鉴的旁边,盖有诸葛亮的私人印章。

风起

要知道司闻曹隶属于尚书台的掾属分部,其正司设在成都,实质上归诸葛丞相管辖。

狐忠隐藏得很深,被抓之前,荀诩一直不愿意相信自己这位好朋友会是烛龙,荀诩怀疑过自己的另一位好朋友成番。荀诩追击烛龙多次,都无功而返。

风起

郭刚为了职责所在,还想替尊敬的叔父挽回名誉,就亲自去调查陈恭的身份背景,前往陈恭籍贯所在地颍川。陈恭来自颍川许昌的陈氏一族,地方档案上没有写明他属于陈氏哪一支。经过地方太守府的帮忙,郭刚查到陈恭很可能属于士族中的一支(民籍、军籍和士籍中的一种)。

翻开户籍档案索引,郭刚从当朝司空陈群开始看起,一共查到三个叫陈恭的人,按照年龄都被排除了。郭刚想到,当年陈恭19岁,已经开始去陇西生活了,颍川没陈恭的档案也正常。

风起

郭刚接着查族谱,查了十多天才有了眉目,在陈纪家老屋附近,找到一位乔老,这位老者对陈家的记忆很零散,正当郭刚感觉无望时,乔老说,陈家的生姜子在他的棉衣上烧过三个洞。

郭刚驻足,得知当地人称呼有六指的人为生姜子,意思是妇女怀孕时吃了生姜,会生出六指的孩子。

郭刚知道自己曾经的好朋友陈恭,双手是正常的五指。陈恭原名杜弼,字辅国。杜弼当年冒充了陈恭的身份,一直潜伏在曹魏。而真正的陈恭则在蜀汉某处被软禁着。

风起

就在郭刚要抓捕陈恭之前,曹魏中书省直属间军司马的督官从事徐永迫于形势要流亡蜀汉,他得知消息,就及时找到陈恭,想利用陈恭的撤退线路叛逃曹魏。

陈恭将信将疑中跟徐永一起逃出曹魏,来到司闻曹接受问询和查验。如果问询结束,陈恭没有问题,那他将成为司闻曹的英雄;否则,陈恭又双面间谍的嫌疑,将不被信任。

真正的双面间谍是烛龙。“衔烛而行,以照幽明”,“日安不到,烛龙何照”。

风起

烛龙授意糜冲将计就计,把黄预和魏谍骗去褒秦道,糜冲趁此空挡潜入军技司偷得弩机图纸。其实这份图纸前一天已经被诸葛丞相紧急调阅后给掉包了。

烛龙策反李严,并带着李严叛逃曹魏,在东谷道口被荀诩带人抓获。

被捆绑的烛龙告诉荀诩,诸葛丞相指示他,一切按照郭刚的意思去做。于是烛龙尽力扮演着魏谍,不断策反李严。

风起

同为昭烈皇帝刘备的临终托孤重臣,李严不满诸葛丞相大权在握,认为自己的自尊心屡次被踩踏,就有了趁诸葛亮北伐之际,他在后方釜底抽薪一把、再叛逃的意向。

通过曹魏的青萍计划,五仙道被铲除,这减少了蜀汉社会的不安定因素,也大大削弱了魏谍的生存土壤;曹魏最优秀的谍报人才之一在计划执行中死掉了,这对蜀汉有利;曹魏军械制造负责人马钧看到的是被掉包的弩机图纸,感觉这武器没多大制造价值,这导致天水弩机作坊计划被搁置。实际上,曹魏从来没有获得真正的“元戎”和“蜀都“弩机技术。

风起

诸葛丞相除了强化靖安司之外,还准备了一套计划,他安排烛龙谨慎地与曹魏接触,当时郭刚少年得志、野心勃勃,急于建功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诸葛丞相就让烛龙跟郭刚搭上线了。

烛龙用许多有价值的情报,换得郭刚的信任。郭刚有了偷弩机的青萍计划,烛龙就建议充分动员五仙道的力量,真实目的是想彻底铲除日渐坐大的五仙道势力,稳定蜀汉社会环境。这符合刘备驾崩后,诸葛亮以攻为守的治国方略。

风起

诸葛丞相一开始没有窜改粮食库存的计划,到达北伐前线确实看到了粮草补给危机,才临时利用这个形势来影响李严,促使其作奸犯科然后叛逃。

原来,诸葛丞相一直纵容李严从不满到出逃,甚至派出烛龙千方百计诱导李严出逃,然后在其叛逃的路上,派人将李严拿下。

为了汉室复兴,最终,诸葛丞相为李严的叛逃行为找了一种合理解释,李严以渎职罪接受审判,贬为庶民被流放。得知诸葛亮病逝,李严感觉自己复职无望,抑郁而终。

风起

诸葛丞相在第四次北伐时因粮草将尽而主动撤回,曹魏大将张郃追至木门遭到“元戎”弩箭攻击,阵亡。

烛龙出自《山海经》,诸葛丞相这位老人的身影消失在夜间的丞相府走廊里,灯火昏黄明灭,那镶嵌在墙壁里的烛台,犹如给幽阴夜晚带来光明的烛龙。

剧中高堂秉自称烛龙,名字有秉烛夜游的意味了。

靖安司司掾冯膺很不一般,他不但起死回生取得李严的好感,还打算将魏谍柳莹弄到李严身边作为他的眼线。

风起

冯膺能够窥破陈恭顶替了糜冲的身份潜入五仙道,也推测出给五仙道放火示警的人是荀诩,目测小说中烛龙狐忠双面间谍的一部分内容,很可能要分给冯膺来完成。

风起

大结局,荀诩抓捕有功,被升任靖安司司丞,三年后染病身故,与远在五丈原的诸葛丞相同日去世。杜弼谢绝出任司闻曹军谋司司丞,被调往成都任谏议,过起了低调的日子。

风起

烛龙只在汉中多待了几个月,就神秘地消失了。在日后魏国的高平陵政变中,有一名低级官吏在动乱中被人杀害,在其家中搜出有关曹魏的绝密情报。由于局势动荡,场面纷乱,没人注意到这么多,搜查结果也不了了之。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