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00 00:00:00 周几

基准治疗开启“降压”新路,基因检测可为高血压患者量身选药

健康 2022-04-25 20:03:50
7阅读

本文转自:农村大众

郭怀东今年51岁,患高血压已经多年。之前吃过好多种降压药,但效果却不理想,以致他后来也不吃药了,对自己的高血压放任不管了。结果,今年3月突发脑出血,被送到了省城住院救治。幸运的是,他属于“微出血”,还有机会重新来过。

住院期间,郭怀东测量血压值仍在160/110mmHg左右。经人介绍,他向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心内科王青海博士咨询求助降血压。

“建议他做了个基因检测,根据检查结果精准用药,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美托洛尔。”王青海说,“他高兴地给我打电话说,调药后效果明显,血压一天降5个mmHg、一天降5个mmHg……没多久就降到了140/100mmHg。”

高血压导致脑出血,很容易使患者致残,严重影响个人生活质量,并给家庭带来沉重负担。肾损伤也是高血压容易导致的一大问题。

山东大学第二医院肾移植科是山东省第一家专业的器官移植中心、原卫生部首批器官移植准入单位,每年有很多各地患者慕名来到这里求医。王青海过去参加会诊时,多次遇到年纪轻轻的肾衰竭病人。“不少人是由高血压引起的!”他说,“血压高了却不当回事,听之任之;久而久之,大麻烦就会找上门来。”

是的,高血压虽然常见,但却是一种非常难治疗的疾病。不过,近年兴起的高血压药物基因组学项目研究,开启了高血压精准治疗的希望之门。

据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心内科副主任杜贻萌教授介绍,该院于2021年开启高血压药物基因组学项目研究。实践证实,能够有效控制高血压、提高血压达标率、降低药物不良反应,缩短高血压达标周期、降低高血压医疗费用、实现高血压患者的精准治疗。

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心内科王青海博士。

患病率高达标率低

目前,中国高血压患者有3亿多人,降血压或者说控制血压成为他们生活中的日常。

治疗高血压,我们很自然会想到要找出其发病原因。如果能找到原因,则称之为继发性高血压。比如患有肾脏疾病,包括肾炎、肾动脉狭窄、肾上腺疾病等等。再比如睡眠呼吸暂停会引起缺氧,久而久之导致高血压。

王青海表示,大约5%左右的高血压由某些确定的疾病或者病因导致,可通过治疗导致血压升高的疾病而得到根治或改善。换句话说,治疗继发性高血压既要对症,也要对因。

如果找不到患者血压变高的原因,我们称之为原发性高血压。有数据统计显示,原发性高血压占比超过90%。王青海认为,这也反映出高血压发病危险因素的多样性、复杂性。

同糖尿病一样,高血压也被认为是一种“生活方式病”。据统计,超过70%的高血压发病与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有关。“比如吃得太咸,即高钠饮食。”王青海介绍,超重和肥胖也是高血压发生的重要危险因素,再就是过量饮酒、精神压力过大、缺乏体力活动等。

当然,除了“生活方式”方面的因素外,年龄、高血压家庭史、血脂异常以及合并其他疾病,也会增加患高血压的风险。王青海说:“我们知道,父母如有患高血压的,子女发病的可能性较一般人群更高,指的则是高血压的遗传因素。”

如果高血压病因并不明确,需要进行对症降压治疗,即通过服用药物控制血压。不过,不同患者吃降压药的效果和反应存在明显差异。这种个体差异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是,不同患者关联药物效应、药物代谢的基因不同。

“调查发现,我国成年人群高血压患病率为23.2%,达标率仅为16.8%。”王青海表示,高血压控制达标率低,一方面是因为不少患者没有吃降压药,另一方面是因为吃药吃得不规范,或者用药效果不理想。“这里面的原因比较复杂,也是多方面的。”他说。

王青海在与患者家属进行交流。

测基因选对的药

高血压患者多,达标率却低,这就导致一系列危害健康的并发症发生,如脑出血、心脏病、肾脏病等等。“这不仅对个体健康造成影响,还成为一个社会问题。”王青海坦言,目前高血压防控形势严峻。

因此,促进高血压患者进行积极规范的控压治疗非常重要。而选择适合的降压药,明确良好的控压效果,无疑是其中的关键一环。

2017年,原国家卫计委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中国医师协会高血压专业委员会发布《高血压合理用药指南(第2版)》。其中明确提出,不同个体对于药物反应差异巨大,高血压用药时应该考虑药物基因组学因素。

在门诊上,王青海经常遇到受困于不知道该选哪种降压药的患者。近年兴起的高血压药物基因组学,就是在基因组学基础上,将患者核苷酸多态性与药物疗效、不良反应联系起来,研究药物如何因“遗传变异”而产生不同。药物基因组学临床医生可以根据检测结果,为患者精准选择降压药物,从而提高药物疗效,减少不良反应发生。

具体来看,首先要对高血压患者进行全基因组测序,然后根据基因位点与药物代谢之间的相关性,为患者选择降压药。“这就实现了控制血压的个性化精准治疗。”王青海表示。

49岁的赵忻是济南的一位高血压患者,平时吃着拜新同(硝苯地平控释片)、卡维地洛、奥美沙坦和氢氯噻嗪等4种降压药,而且药量加倍,在家自测血压仍然高达160/90+mmHg。实在是头疼晕乎得厉害,赵忻决定住院接受治疗。

王青海回忆说,赵女士入院时,测量她的血压值为190/120mmHg!经过半个月时间的反复调整方案联合用药,赵忻的血压降到了150/110mmHg。不过,这样的结果仍不尽如人意。

为了让血压值尽快达标,赵忻做了全基因组测序。根据药物基因组学检查结果提示,对赵女士来说,拜新同药效良好、卡维地洛药效差、氢氯噻嗪药效一般……本着稳妥渐进的原则进行调整,治疗团队为她停了卡维地洛,替代以美托洛尔。“从基因位点的检测结果看,赵女士对美托洛尔是敏感的。”王青海说。

调药后的第一天早上,赵忻吃了一片美托洛尔,晚上没有再吃。当天,她的收缩压测量值在118-120mmHg,心率70-80次/分钟。可以说,效果非常明显!根据调整后的方案,赵忻回家吃药观察,20多天下来,高血压明显好转,得到了有效控制。

药物不良反应也要小

目前,药物是治疗高血压患者最有效的措施。“很多时候,高血压患者在不停试药、换药的过程中产生微妙的心理变化,导致治疗的依从性大大降低,甚至放任自流。”王青海说,通过降压药物基因检测,应用大数据分析,为患者提供个体化用药指导,达到好的降压效果,并尽可能避免不良反应的发生。

他进一步举例进行说明:50岁的王大路平时吃饭“口重”,胆固醇高,患高血压已有十多年,血压最高能达到220/130mmHg。他曾到多家医院就医,根据医生建议吃压药缬沙坦,效果不理想;后换用硝苯地平后,效果不错,却出现不良反应,特别是牙龈增生明显;再换用氯沙坦、氢氯噻嗪,不良反应没了,但血压不达标。

在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心内科,根据其基因检测结果,医生及时为王大路更换了适合控血压、副作用小的药。通过精准治疗,取得了良好的降压效果。

据了解,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批准在140余种药物的说明书增加药物基因组信息,用于预测不同基因型患者在应用药物时的疗效和不良反应。

王青海表示,全基因测序离我们并不像听起来那么遥远,高血压的精准治疗也已经是活生生的临床实践。

不到30岁的向新天,体态偏胖,从事二手车生意。因为高血压,他辗转于不同的三甲医院,曾先后3次住院治疗。虽然在家人催促下,他对自己的高血压治疗很上心,吃过多种降压药却效果一直不理想。

在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心内科,专家团队仔细研究了向新天的病情和既往治疗方案,建议他做一次全基因组测序。“他已经试过多种降压药的不同组合,却一直效果不好。”王青海解释说,非常有必要为他提供精准降压治疗,争取获得明确的效果,帮助他树立信心,也提高治疗的依从性。

根据基因检测调整用药后,向新天的血压降到了正常范围。前几天,王青海突然收到向先生从微信上发来的信息:介绍一位小伙伴也来看高血压……(文中所涉及患者均系化名)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